长春信息网

首页 > 最新信息 / 正文

女扮男装这件事 花木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
网络整理 2019-05-30 最新信息

李大嘴 大嘴读史

说起女扮男装这件事,绝大部分人都会立刻想到花木兰替父从军。

女扮男装这件事 花木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
因为一系列诗词、戏剧,还有电影的缘故,花木兰的知名度很高,但史书上并没有对花木兰的详细情况有所记载。花木兰故事的流传,主要归功南北朝一首叙事诗《木兰辞》。

不过,花木兰这个人物应该还是存在的,要不然唐朝时候也不会追封一个不存在的人为“孝烈将军”。

花木兰的故事就不多说了,说说其他女扮男装的人,在这件事上,花木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

有一出著名的黄梅戏《女驸马》,说的是冯素贞冒死救夫,女扮男装冒名赶考,中了状元被招驸马,经过一系列近乎离奇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戏剧情节,最终大团圆结局。

女扮男装这件事 花木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
这部戏中“女驸马”冯素贞的原型就是五代时期的四川临邛才女黄崇嘏。

黄崇嘏在四川的名气很大,和卓文君、薛涛一起并称“临邛三大才女”。

明代四川才子杨慎的笔记《丽情集》曾有记载:“王蜀女状元黄崇嘏,临邛人……传奇有女状元《春桃记》,盖黄事也。”

根据一些野史的记载,还有清代光绪年间所立黄崇嘏墓碑文,以及黄崇嘏家乡的传说,综合起来,黄崇嘏的故事是这样的:

女扮男装这件事 花木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
黄崇嘏父亲曾在四川当官,她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。父母双亡之后,黄崇嘏女扮男装,在四川各地游历。

有一次,黄崇嘏路过临邛,正好碰到一场大火,被别人诬陷成纵火犯,惹上了官司。

黄崇嘏听说知州周庠为官清正,就写了一首诗辩诉自己的冤情。周庠“览诗殊惊骇”,又见黄崇嘏举止斯文,态度从容,不像纵火犯的样子,经过仔细调查,终于还黄崇嘏清白。

黄崇嘏为了表达感激之情,“复献长歌”,更得周庠赏识。

不久之后,“雅善琴奕妙书画”的黄崇嘏参加科举,高中女状元,被伯乐周庠推荐,担任代理司户参军。

虽然只是一个小官,还是临时工,但黄崇嘏在岗位上成绩显著。

周庠越看越喜欢,就主动提出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黄崇嘏。这下瞒不住了,黄崇嘏主动坦白自己是女儿身的事实,交上一封辞职信。

官当不成了,婚也结不成了,震惊的周庠“益嘉其贞节”,不但没有治罪黄崇嘏,反而向皇帝请求恩准黄崇嘏“状元身乘侍郎之父移归梓里”(崇嘏墓碑文),还给了一笔生活费,让黄崇嘏回家了事。

后来,黄崇嘏隐居山林,于41岁病逝。

女扮男装这件事 花木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
不过,也有人说,黄崇嘏考上状元的事情是后人编造出来的。即使是这样,她担任一州司户参军的事情总是真实的,才华和能力都没有问题。

一州的司户参军相当于一个地区分管民政的副市长,具体的品级还要看州的大小,“上州二人,从七品下;中州一人,正八品下;下州一人,从八品下”。

黄崇嘏估计也就是个八品官,副县处级。

比黄崇嘏早四百多年,南朝齐也有一个女扮男装进入官场的女子,一直做到了扬州议曹从事,相当于扬州市副市长,因为当时南朝齐的首都就在扬州境内,所以,同样是副市长,这个级别就高了,至少相当于地厅级。

这个女人名叫娄逞。

据《南史·崔慧景传》记载,“先是,东阳女子娄逞变服诈为丈夫,粗知围棋,解文义,遍游公卿,仕至扬州议曹从事。事发,明帝驱令还东。逞始作妇人服而去,叹曰:“如此之伎,还为老妪,岂不惜哉。”

娄逞的传奇故事是有一个历史大背景的。

当时的南朝,在皇室成员的倡导和推动下,下围棋很是流行。如果你自诩是时尚达人,就必须会下围棋。会下围棋是很有面子的事情,是身份地位的象征。如果不会下围棋,那你就OUT了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文化人。

女扮男装这件事 花木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
娄逞很聪明,没有围棋老师,全靠自己看书,比如班固的《弈旨》、范汪的《棋品》,等等,属于驾校除名自学成才。

娄逞的围棋水平应该很不错。不过,因为是女人,没办法参加正式比赛,要进一步提高棋艺很难。

彪悍的娄逞无奈作出了一个充满勇气的决定——女扮男装,世界很大,我要去看看。

这一看,就看出了匪夷所思的结果。

娄逞长袖善舞,“遍游公卿”,在上层圈子里如鱼得水,棋艺大涨的同时还扩展了人脉,最后竟然“弈而优则仕”,当上了扬州市副市长。

有人要问,这么混迹在男人堆里,怎么没有被看破女儿身呢?那时候,南朝文人继承了东晋的风气,娘泡的才子不在少数,癫狂、嗑药、看上去不那么正常的文人也很有市场。如果娄大小姐再稍微长得中性一点,小心一点,还是有可能掩藏身份的,所谓“双兔傍地走,安能辨我是雄雌。”

不过,娄逞后来还是露馅了。

女扮男装这件事 花木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
史书上没有记叙娄逞被举报的过程和原因,只是交代了一句:“事发,明帝驱令还东。”如何事发?是无意泄露,还有人专门调查?圈子里,官场中,万事皆有可能。

可惜知世知人、知情识趣的娄大才女只落得个黯然回乡的下场。曾经在圈子里呼风唤雨的她仰面向天、长叹一声:“如此之伎,还为老妪,岂不惜哉。”。

还有更厉害的。

明末文坛泰斗冯梦龙在享有盛名的奇书《智囊》中说了一个唐朝孟妪的故事。

“唐贞元之孟妪,年二十六而从夫,夫死而伪为夫之弟,以事郭汾阳;郭死,寡居一十五年,军中累奏兼御史大夫。忽思茕独,复嫁人,时年已七十二。又生二子,寿百余岁而卒。”

大唐的中兴名将郭子仪军中有一个爱将叫张詧,善于骑射,很受郭子仪器重,张詧死后,郭子仪非常悲伤。

张詧的妻子孟氏,和丈夫张詧很有夫妻相,就穿上丈夫的衣服,戴着丈夫的帽子,假称自己是张詧的弟弟,求见郭子仪,请求到军中效力。

女扮男装这件事 花木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
郭子仪很高兴,就让孟氏进入了军中。郭子仪去世后,孟氏又继续在军中任职十五年,军中奏请让她兼任御史大夫的职位。

某天,已经七十二岁的孟氏忽然觉得很没意思,就恢复女身,退出军队,嫁人了。不仅如此,还以70+的高龄,生下两个儿子,自己一直活到一百多岁。

宋朝李昉编纂的《太平广记》中把孟氏的故事收录进《妖怪》一章。

明代郎锳在《七修类稿》中评价说“斯殆人妖与?又不可以常理论矣!”

的确够妖的。

明朝也有自己的“花木兰”。

女扮男装这件事 花木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
还是郎锳,在《七修类稿》中记载说,“韩氏保宁,民家女也。明玉珍乱蜀,女恐为所掠,乃易男子饰,托名从军,调征云南。往返七年,人无知者。虽同伍亦莫觉也,后遇其叔,一见惊异,乃明是女,携归四川,当时皆呼为贞女。”

为躲避战乱,女扮男装,混迹军营长达七年,比花木兰的十二年也不差多少。

在各种民间野史、笔记小说中,女扮男装的例子还有很多。

花木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

女扮男装这件事 花木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

本文作者:大嘴读史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696328574699307533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Tags:花木兰   四川   扬州   唐朝   木兰诗   围棋   女驸马   东晋   杨慎   历史   明朝   戏剧   班固   卓文君   南北朝   清朝   黄梅戏   薛涛   郭子仪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